浅藻

他在尤根尼亚山中吟诗

【中敦】You are a DIG in my Life

*是中敦

*敦敦单方面性转

*很垃圾。各方面都很垃圾。

*中也是天使敦敦死亡注意

*很ooc








“准备好了?”




他的身影藏在稀薄的云层后,他的声音缭绕在我脑海。

我看不太清眼前:“呃...我不会死吧?你能向我保证......”

没等我说完他便一脚将我踢下去了。

重力消失的那瞬间我视线清楚了,竟瞥见他不耐烦的脸,仿佛在告诉我:我从未见过你这么蠢的人。


呜哇,好痛!


没等我来得及适应这些,不管是他的臭脸,还是周身重力的消失。就只留我一人径直坠落。

那光渐渐向我聚拢,发泡的云层拥抱着我。明暗中那股空虚的窒息感,又留下我一人吗?我仍然什么都感受不到。




与这个男人的相遇还应该从几天前说起。




我死于2018·3·20一个去学校的清晨。一辆卡车压住了我。可以感受到骨头的折断和内脏的破裂,还有肉体与柏油路上的小石子轻微摩擦的感觉。于是我意识到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死。外边围了一群人,应该有要帮忙和打120求助的吧,我想叫他们别忙活了,反正我也要死了。

到最后几秒,我的生命在一种古怪的幸福感中逝去。虽然看不怎么见蓝天,但也总算是摆脱了。视线开始模糊,嘴角有血淌出来。

那个身影明晃晃的逆着光向我降临,所以最后一个蹦进我脑子里的念头是:


有天使来拯救我了。


但现在我很怀疑那个人是长着洁白翅羽的恶魔。我在死去的一天后醒来,因为环境和陌生人的驱使,我睁开眼看见他时大声尖叫,他也不客气,过来对着我的头就是一个爆栗!可疼了!

这么两三天过去了,我连他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。唯一知道的是——我死了。然后我这种状态不算完全得到救赎的灵魂,必须要经过所谓的“测试”才可以进入天堂的大门。

这个测试理应是简单的。从指定的地方跳下去、放松,云会温柔地笼住你,抛开那些属于世俗的杂念。想想最令你感到幸福或骄傲的事,然后云层重回虚无,你会隐隐看见光影之中的“dawn gate”。说是进入天堂的关口。

怎么办呢,总是这么半吊子的我,估计就算活下来也活不长吧。也许是过眼的烟云入了眼,有滴极小的眼泪从脸庞划走。

我突然留恋起那个世界来,生命中遇见的每一个人、每一天的光亮、学校的事情、还有清早的空气和雨后的味道——

女孩子们清秀的眉眼和男孩子们爽朗的笑声,社会人在地铁上显露的疲惫,单亲妈妈辛苦的微笑,说着漂亮话的店员们,还有那么多那么多我们来不及注意的东西,至少在活着的时候,它们是多么普通啊。

我生在普通里,死在普通里,最后活成一个普通。“今早那女生死去了”听起来多么苍白,我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。

真的就这样结束了。昨天他带我回了趟人间,我看见我的葬礼和墓碑,连个像样的墓志铭都没有,以一种最简单的方式呈现在世人面前。


年轻的生命总是容易被蒸发,也许下一秒世界便忘了我存在过。那么、就这样消失吧!悄声无息,像是从未来过这世界一样,请将我遗忘。

我紧闭的双眼在流出那滴眼泪后放松下来,云层将我越包越紧,甚至呼吸都变得困难。我想起他说的话——




“一直坠落的话,没人能救你。”





说的大概就是我。

既然这样的话,既然这样的话......

有双手抓住了我的臂膀,将我拉起,我溺水般地挣扎起来,他狠狠抓住我小幅度乱挥的手臂,耳边呼啸的风声夹杂着他断续的声音,应该在骂我。极力睁开眼,却被万丈光芒与他愤怒却又有些悲伤的神情所刺痛。仿佛用柠檬水轻轻洒在发痒的伤口。

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他坐在云端一角,看着我如同刚被救起的溺水者,急促地呼吸着。

我望向他,他的眼是我见过最炽热的海,狭隘而拥挤。他蜜色的发丝被刚才稍强的风给拂乱。正对上我的目光,只是普通的样子,皱起的眉头显示了他的不满。但那愤怒且悲伤的样子呢?是为我吗?

“那么想死的话我也帮不到你。你干脆就这样掉下去好了,我还可以早点下班。”

说罢,他站起来走到我身旁,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我。

太阳的金光并不那么耀眼,隐隐没在灰色的云影间。或许是因为天气的驱使,良久的沉默晾在我们之前,我不太敢抬眼再望他一眼,也许就是因为这不太明丽的天气。

雾和风迷惑了我的双眼,我只听他低声说:

“如果一直坠落的话,没有人能拯救你...你也是,那个孩子也是。”

“那个孩子...?”我缓过来了,气息已经恢复平稳。

他用那双蓝眼睛瞥了我一眼,继而望向远方,声音平缓而沉静,与他以往吼我时高亢的声调不同:“小鬼,你多大了?”

“16岁,再过一个多月就17了。”

“曾经有个男孩,19岁的时候由我带领。”

“我生来就是这个职位,带领10-20岁离世的少年、青年们去‘dawn gate’。刚开始我觉得他们的生命轻薄如羽毛,又觉得天使做这样的职责实在是残忍。为何要在我看过他们的过去和笑容后,再送走他们?我以前还会感到难过,久而久之也变成普通。也许这就是我无法容忍的生命之轻。”

“直至我遇见那个男孩。他看似成熟,了知世间种种,其实只是个被生命之轻压得透不过气的孩子而已。他从未真正笑过、从未对我表达情感。他活在黑色里。”

“天堂只不过是存放灵魂的容器罢了。他这么说过。我不知他在坠落时是否痛苦,是否难过。也许他就是在这样奇异的窒息中感受死亡的吧,真正的死亡。”

“云就这样向他聚拢,我救不了他罪孽的灵魂。最后只能看见翻滚的阴云,吞噬他一样。”


良久无言,他站在我身旁眺望远方。


啊,远方,远方有美丽的景色?还是永久的欢愉?他什么表情都没有,云雾淡化了他的线条,似是站在莫名的悲伤里。



“他应该是幸福的,至少在最后一刻。”



之后我们又尝试了几次,都以失败告终。后来他直接拎起我的衬衫衣领。真是一点都不温柔。

他还吼我啊,就因为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快乐就凶我!脸色差到像吃了几个肥苍蝇。然后还说我,说我完全不得要领。可是我觉得如果某个矮子能好好听人讲话然后和气点的话,应该很容易就进入“dawn gate”的吧。

我把上面的这通话说给他听了,换来一个爆栗。

但他是善良的,就算嘴上说着“烦死了”“笨死了”什么的,就算总是摆出一副不耐烦的神情也总是容易生气。

他从来都是没有一点保留地向坠入云间的我张开翅膀,并紧紧抓住我的手臂。逆光的身影和镀上金光的羽翅,看上去非常温暖。



他也只是有点孤单、倔强。



阳光灿烂的上午。

我们坐在学校的天台上。

晒晒太阳。

吹吹风。

因为他说我实在是太难搞了,叫我重回人间找找回忆和感觉。于是来到了曾经的高中。


还说什么试了这么多次都没成功的只有我一人。


是是是,浪费您时间了我万分抱歉。

这么几天下来,我已经完全熟悉这个人的说话方式了,也不在意那些稍显刺耳的词汇。反正他脾气就那样,不是吗?

我百般无聊,将小腿垂在空中晃,问道:“这种情况该怎么办?”

他这人呢,明明是个天使,却完全没有天使该有的样子和自觉。天使一般不都是穿一身白飘飘的小长袍吗?为什么你要穿一身黑、戴黑手套,并且还要戴那个黑色的圆礼帽呢?现在天使都那么时尚的嘛?而且我从未看过他脱帽子和手套。把我从云间捞起来的时候也不见他帽子飞起。不会是在帽子里涂了胶水吧。

你是不是害怕别人看到你的发际线喔!

他又用那种看傻子的眼神来怼我:“还能怎么办,向boss汇报然后请示下一步咯。”

“不是,我是说,我这么长时间没有进到天堂,会不会消失?或者像那个男孩子一样被吞噬?”

他又瞥我一眼,蓝色眸子里装满了某种我不太清楚的东西。“你想太多了。”

他看我还是盯着他,继续道:“大概还有两天吧。我带过的灵魂中也有像你这种情况的,但最后都成功了。你是最能拖的一个。”

“而且你也不会死,过了这个天数会被降级。天堂是灵魂们最完美的归处,接着是人间,最后是地狱。”

“别那样欲言又止的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。人间可不是个好选择,我劝你放弃。终生徘徊于人世,没有喜悦的滋味。而且也没有正规的住所和归宿,还有风险被通灵体质的人类看见。有些驱魔师是真的可以除去你的灵魂喔?”

说罢,还给予我一个坏笑。

我咬紧嘴唇,感到一阵紧张。

他又说:“唉——放心吧,有我在你是落不到人间去的。毕竟我可是风评满级的向导嘛!”

“感觉鼻子长长了,身高也突然变高了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!我本来就不矮!你再这样说我把你扔到地狱去。那里可是很恐怖的——布满冒着血气的黑沼泽,随处可见的白骨,还有那些罪恶咆哮的灵魂!怎么样?不乖的话就把你丢下去喂他们!”

“呜哇超恶劣!”但想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,我一个无神论者——至少生前是,现在非常轻易地接受了这种设定,还觉得没什么不对。

忽视他啰嗦的旁白,反正肯定又在说地狱的东西了。其实还是有点怕,万一真的掉下去了会怎样呢?虽说是个半吊子,也没什么追求,但是希望过的舒服点这种心理谁都有的吧。我现在想做的就是去天堂舒舒服服睡一觉!

“天堂也是需要学习的啊,别以为这么轻松就结束了小鬼。”他是看穿了我的内心吗?!

“你们这种人类想要成为天使的话都需要本科以上才可以。如果你想做这个职业可以去我的母校,专业选…”

“这…这么麻烦的吗?!”没等他说完我便一脸惊恐地打断。

“不然呢?让你们这群没有梦想的人类白吃白喝吗?”

“唔……没有啦。我只是没想到天堂也会有这种东西。”

“肯定会有啊,其他像样的工作也有,总不能这样无所事事下去吧。就算有那种过激的灵魂,但在我们的感化下现在我国的安全率达到了99.89%。怎样,是不是很厉害?”

我没有接话,也不再摇晃双腿,低头细细看着被阳光洒满的校园小路。——有些怀念。虽然我的青春并没无什么特别值得纪念的,例如荣誉。可能这就是我会不停坠落的原因。因为对生没有留恋,对死没有敬畏,更没有发自内心的快乐。我太普通了。

那个黑色的男孩一定比我特别太多。

我仰起头道:“就算去了天堂也有好多要做的呢。怎么说呢,突然有点害怕。”

“那里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来告诉你纪律和法律的。其实很简单,比人间的法律简单多了。”

他凑近了一点,影子覆在我手边:“怕什么,大不了我来看你。”

我一下子抬起头用眼神询问他,他眼里染了点笑意。



“真的。”



事情完全没有进展。这个上午我们就坐在天台上闲聊,时不时有学生上来。他们笑着的样子实在青春。

“没有你的朋友吗?”

他不知什么时候也坐了下来。身后的笑声断断续续的。

“还没遇上喔。”比起说没有,我觉得还没遇上这个说法更加适合我。

“像你们这种年纪的女生不都是喜欢打扮,喜欢和同学朋友出去玩的嘛。我遇见的大多数灵魂都这样。”

“所以说,不是全部啦。”

“那你喜欢干什么?”

“看书。”

“哦?他也很喜欢看书。你喜欢哪方面的?”

“是吗?其实我什么都看啦……但是果然还是喜欢文学类和那种上了年代的书。”

他像是在思考着什么,一副打坏点子的样子。

“来天堂后去我的母校吧,那里有门专业你会喜欢。反正也没那么难考,来试试。到时候你说不定可以和我一起工作。而且现在我们部门也在招人,特别是人类。”

“像你这样成为拯救人的天使?算啦,我不适合,我只是希望能有个安静的地方读书。仅此而已。”

“仅此而已?”

“嗯,是啊。仅此而已。如果不行的话让我坠入云间也不错啊,像那个男孩子一样。”

他的目光锁定我,似乎有些不满:“我可不想听到这种话,我也不管你有怎样消极的过去。现在要说的这番话我不会说第二次。”

他骤然站起来,影子全部打在我身上,身后的蓝天洗涤过一般,纯粹而单调。他莫名带上了点嚣张的怒气——是种洋溢的热情。此时他逆着光,下午的阳光依旧明媚,我只好眯起眼,勾出他模糊的线条。

他的声音显得很真实:“给我听好了,小鬼。你不过是太过孤单。就算你有那些永不逝世的朋友,可你内心还是不满足。正因如此,你在这个世界上注定孤独。”

“你给自己砌了一道高墙,说是保护自己也好,但同时也是对现实的逃避。你只能说是太容易自卑,并且过于孤单。但书可不是用来给你逃避的!你心里那种对生命的向往呢?对快乐和荣誉的追求呢?还有被你埋藏在心底的那份激情,是仅此而已就能带过的吗?我不相信这就是你所谓的人生,更不相信这就是你从书中学到的。”



“永远不要可怜你自己。”



心底有股久违的快意冉冉升起,我甚至不太敢继续注视他了——狭隘却炽热的海,有希望的光亮闪烁在这片海洋。

也许这样说十分老套,但我确实被他激起了热情,此时的天台除了我们,空无一人。那么,只有我和他的话,流泪也不丢人吧?我真想和他说是因为逆光的原因,太刺眼了。

也太耀眼。

他忽而一个转身,面朝发亮的天空仿佛下一秒就会张开翅膀带我离去。他似是仰望够了,再转回来以一种无比不尽兴、却又万分温柔的表情笑着看我。神奇的是,我十几年灰色的人生终究是被打碎了,而且碎得很漂亮。我分明听见某种东西的破碎。

这是我所期望的。我渴望不死的欲望,对生命,对热情,对幸福,对世间所有值得叹息的美好,即便是悲伤或惆怅。我想起曾经在哪本书上读过的一句话,那时我还是个彷徨的小女孩,在孤儿院里借着微光偷偷读书。我记得是——



过去,我不曾为做过的事而后悔,唯独对于没做过的事,感到后悔莫及。



我多么想在流泪的时刻,揣起对世界的热爱,在繁华大街上奔跑啊!我想大声欢笑,说出自己内心的孤独和想法。

我多想再次回到这个满是尘埃的世界感受属于我的美好与欢愉,哪怕我将在明天逝去。

他的目光过于炽热,有火焰在那片海里舞动,鼓舞着我。我深吸一口气,开口道:“是的、我胆小,做什么都总是失败,又没有勇气去尝试第二次。将自己放置在墙内,我错过了短暂生命中的全部。”

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好像总是有面无形的墙,让我不敢奔跑,不敢按自己的意愿做事,除了那次——其实是我故意跑向那辆车的。现在回想起来好难受,好痛苦。”

我理解他所说的生命之轻了,为什么这些事不能早点让我明白呢?我自问,明明非常简单——就像现在,我感到幸福懊悔的眼泪止不住地划过脸颊,心里也有一股发颤的情感即将喷发。年轻的生命总要等到失去后才明白什么是生之美。

“我知道。之前没告诉你,我的职责其实是带领那些自杀的少年。”

他那句话更让我哭得停不下来。不甘的心情再次涌上来,我任由风扬起发丝。

“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了,除了爱和自由。”我喃喃道,被泪糊满的景色模糊而真切,我望向顶上的天空,远方的楼房,青山,还有脚下的土地。我感受了无限,不由得开心地微笑。“我终于意识到了自己错过的是些什么了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我直视他的眼睛,真诚地说。

他也笑了,神气嚣张却温暖:“小鬼我们走,我要带你去天堂。就算一次不行我们就再试,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,所以你当然可以做到。从现在开始你不准再说什么仅此而已、没有勇气这种丧话,听见没有?你那什么表情!别哭了,把眼泪擦掉。”

“这种话我也不会再说第二次了。”他顿了一下,再次向我投来炽热的目光。

“你相信我吗?”

我急忙点头。

“你跟他一点都不像。”

强忍住想要肆意流动的泪水,咬紧嘴唇,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也像是耗费了极大的勇气。

“嗯。”

“现在站起来,把手给我。”

我把手递给他,指尖传来的并不是皮革微凉的质感,而是干燥带暖意的皮肤。我重新望向他瞳中那片蓝海,里面的光芒正是燃烧过去的我的火焰,最后只留下灰烬。

我的确死了。

“你可要成为拯救人的角色啊,小鬼。”

现在,我的生活才刚刚开始。

“因为不管是在人间还是天堂,瞬间的孤单都不可避免,那就去尝试给别人希望吧,你会感到快乐。”

“像你一样吗?”

“没错。我现在,可是快乐的不得了啊!”

我们尽情地大笑,尽情显露快乐和欢愉。

在这蓝得令人窒息的天空下,他眼里的光芒我完全不能忽视。

他叫出我的名字,随后微风让它消失在蓝色中。

他继而说:



“我的名字是...”














*题目是乱取的

*设定是乱搞的

*剧情是瞎编的

*dawn gate是不知道该叫啥时突然想起滚爷的那首歌

*是听着一首歌写完最后那点的 strange love 科学怪狗的配乐

*因为太喜欢中岛先生的那名言和太宰桑在漫画里对敦敦说的话 便拿来用了

*还有织田作对太宰说过去救人 也非常喜欢

*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应该是他们现在的状态w

*最后谢谢你耐心看完!🤩!

评论(6)

热度(39)